_狼小亦_Alive_|山姥切狂热|\女孩子万岁/|为那份渺小的愿望而燃烧

关于

【姥さに】color me mine(二)

summary:当艺术名门出身的山姥切因为难以超越心中的目标而陷入了自卑漩涡时,同样热爱绘画的脱线少女·长尾亦成为了他高中生涯第一个同桌。

ATTENTION:

原创女性角色

傻白甜用来爽的乙女向小故事,逻辑和细节不可考:(

人物、团体等均和现实世界无关

先借用了之前看的洋妞索博文的题目…!等我考虑好了就会换掉 !

       长尾偷偷用左手拿着手机,山姥切看到那是刚刚她和佐野的自拍。女孩子的友情原来是这样容易建立的吗?还是仅仅因为她是长尾亦呢?喇叭中仍然滔滔不绝地响着校长对未来的期待,但是长尾身上就是有那种令人感到安心与宁静的魔力,他觉得此时只有身边的少女和自己的时间在流动。和自己画画时严肃地仿佛要打仗的表情不同,长尾的嘴角像她的情绪一样高昂。

       抬眼看黑板上方的时钟,时间才悄然滑过一个整格。长尾放下了笔,拿起自己刚刚的画作,对它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她扭过身来,将手机上的照片和自己的画一起展示给山姥切看。她的线条十分简单干净,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佐野的特征,其力度又收放自如,因此画风肌肉感觉十分棒。长尾脸上的笑容浅浅,但是眼神却熠熠闪光。因为扭过身子蝴蝶结轻轻一颤,倒像是宠物犬因为渴望夸奖而抖动的耳朵了。

       意识到自己的想象,山姥切感觉身上所有的热度都涌向了面颊。他匆忙点了点头,对少女比了个大拇指,用另一只手挡住发红的脸扭过了头去。长尾好像被打开了什么开关,放下了佐野的画像,又开始挥舞画笔。

       山姥切有些慌乱地看着窗外,听着嘈杂的蝉鸣和喇叭声,心下难以平静。我这样直接扭头是不是不太礼貌,她会不会觉得我很敷衍,这样是不是有愧于父亲和兄长的教导,这会不会让她受到打击?他内心还没来得及脑补出“新同学初次会面竟交恶”的合理的完整剧情,便感受到胳膊被轻轻戳了三下。

       是摇着尾巴的长尾。

      “猜猜这个是谁呀~”长尾把画作举起遮住自己的脸,还俏皮地偏了偏头。他回头看去,是长尾短时间速写的……自己。原来自己是这样的神情吗?手掌向外遮住嘴巴,眼神飘向窗外,从耳朵到胳膊都是潮红的。山姥切故作镇定,道:“我…我才没有那么娇羞。”而听到这个回答的长尾只是嘿嘿笑了两声,什么也没说。

       听完校长等一众领导的讲话,学生们便陆陆续续三两成群地离开教室。长尾此时也收拾起自己那一摊“作案工具”,然后拦住了想要出门的山姥切。“国酱!接下来你还有安排嘛?”“呃,没有。”他想起小时候家里养的金毛,在自己上完老先生的绘画课时就会跑来拦住自己前行的脚步,口中衔着飞碟盘和牵引绳,眼睛亮亮的,尾巴摇晃得飞快。而此时的长尾,她的头发被逃进窗口的风吹起,就像…山姥切摇了摇头,把这个想象从脑海中甩出去,生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像对待自家宠物那样对待只是作为异性同学的长尾。“今天不和我一起也没关系啦,我只是想去找找看美术部!”

       美术部…自己的二哥堀川国广是美术部的骨干,之前学园祭的时候山姥切也有顺便去参观过。“我知道美术部在哪里…我的二哥,是部员。”“哎呀哎呀那岂不是美滋滋!来到这所学校真是太幸运了!”如果长尾是一条狗,可能此时她可以凭借尾巴摆动的频率飞起来?“我带你去。”说罢就抬脚向外走。山姥切怕自己再多看长尾的眼睛一秒,就会忍不住伸手揉乱她的头发。

       “国酱超——棒啊!非常感谢!”长尾一溜小跑跟了上去,马尾跟着奔跑左右摇摆。

TBC

评论
热度(6)

© 暗王圣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