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狼小亦_Alive_|山姥切狂热|\女孩子万岁/|为那份渺小的愿望而燃烧

关于

【女审神者×山姥切国広】发情期

九思非非:

九思作品的总索引

※您的点文请收好
※不知道L怎么圈人有没有人来教我一下
※审神者非人类注意
※乙女向,女审神者×山姥切国広,没错是女审神者→山姥切国広
※咬脖子梗(咳咳)
※大概是糖

审神者简介:妖类审神者,本体是狼。性格豪放直爽天然,大姐大性格,非常没有耐心,行动派。有时候似乎有点天然黑,看不出来是不是装的。平时眼睛是金色,野性爆发的时候会变成红色,喜欢咬东西。

审神者最近有点烦恼。
月圆之夜临近,最近的她总觉得浑身都有种躁动的气息。明明以前都不曾有过的……是因为她快要成年了吗?总觉得,身体里流淌着的属于野兽的血液,总是时不时的在沸腾。
而且这种情况,在看到山姥切国広的时候最甚。
她承认以前她就莫名的总是很想对那个一边说着自己是赝品赝品赝品散发着负能量一边又各种可怜兮兮满脸都写着关爱自闭症少年做点什么。
比如扯掉他永远不离身的床单扔在地上,然后按着他的脖子压在他自己的床单上对他这样那样这样那样。
比如绑着他的手脱掉他的床单把他的刘海全部夹到脑袋上然后好好摸摸他的脸看他会是什么表情。
反正总觉得那个床单特别碍事。他尼玛内番的时候都不脱掉啊好像拽掉那个床单扔到一个他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啊!
打住!
审神者觉得自己不太好了,果然是因为成年加上春天到了?平时好好收起来的尖牙最近也总是不受控制的冒出来,她时不时的总想咬点东西,比如山姥切国広的脖子。
再打住!
审神者捶地。这种情况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啊……而且为啥是那个被单啊!
正胡思乱想着,审神者又觉得牙齿有一股又酸又痒的感觉蔓延上来,去厨房找点东西嚼吧嚼吧吧……万一哪天真的忍不住咬上去了把人咬死怎么办……
厨房一个人都没有,甚好。
平时她想吃生肉烛台切总是不让她吃,说什么有细菌对身体不好,拜托她可是狼诶!吃生肉吃生病的狼你听说过吗?听说过吗?
拉开冰箱,审神者欣喜的看到了已经化好的一块牛肉,看品色似乎还很不错的样子,伸手拿出来,丢到水池里洗干净。
啊!有多久没有这么吃过东西了!审神者撕咬下一块牛肉,牙齿撕裂肉块的快感让审神者几乎在幸福感中淹没。
好久没这么释放压力了!
然而释放的结果是,审神者抬头就忽然看到烛台切正黑着脸现在门口看着她蹲在灶台边上生啃着原本晚上要用来做菜的上等牛肉。
嗯……嘴边还挂着血丝。
“主,你还有什么需要辩解的吗?”烛台切黑着脸温和的笑着。
“烛……烛台……烛台切……”莫名的压迫感让审神者不禁后退了几步。
“对……对不起!”把仅剩的半块牛肉塞进烛台切手里,审神者发挥出狼的最高机动,一溜烟就没了影。
烛台切看着手中被啃的七零八落的牛肉,叹了口气,还能用?
“嘭!”
跑的太快的审神者撞上了人。
“哇!”审神者坐在地上摸了摸撞疼的脑袋,抬起头就看到某只披着被单的付丧神。
“主……主你受伤了?”被被伸出手摸向审神者的脸,顿了顿又缩了回来。
受伤?审神者下意识抹了一把脸,看到满手的红色,额,牛血。
“不……不是我的血啦……”卧槽吃个肉吃的满嘴是血想必她刚才的样子一定超级可怕吧她的淑女形象啊!
手忙脚乱的擦掉满脸的血,审神者总算略微恢复了仪容。
如此,山姥切国広向下扯了扯他的被单:“既然主上没事的话我就先……”
“等下!”审神者突然叫住他,拽着他的手一路拖回自己的房间。本体是狼的她,其实力气还蛮大的。
一把丢进自己的房间,回头确定了附近没有别的刀子之后,关门,锁门,然后回头阴测测的对着切国同学笑着。
显然这个阴测测的笑容吓到了可怜的小切国,本人慌张的寻找着可以逃走的方向,发现唯一的出口已经被自己的主人锁上了之后,切国同学被逼着退进了墙角的阴影。
“主……主上有什么事吗?”切国同学眼睁睁看着审神者金色的双眼缓缓变成了红色,面色紧张的贴着墙,退无可退。
“我忍你很久了!”审神者逼近山姥切国広,一把扯住切国的被单,就开始用力的拉扯。
平时她的忍耐力还在就算了,最近她的烦躁值快到极限了,再加上这家伙居然在她压力释放到一半被打断正愁无处排压的时候装上枪口,送上门的猎物,哪还有放走的道理。
“碍事!脱掉!”
山姥切国広吓得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被单:“主……主上你还好吗……”
“不好!松手!松手!”
大约是审神者的面容太过可怕,可怜的切国同学反而吓的更不敢松手了,直到审神者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把匕首,一个佯攻逼的切国不得不松开手之后,那个从来不离身的被单终于被强行拽了下来,审神者气氛的将之丢在了一边。
喘着粗气的审神者,眼睛突然变回了金色。
咦?头疼的摸着脑袋,她刚才做了什么?卧槽啊!
匕首掉在了地上,审神者蜷缩成一个球。
虽然她早就想掀掉他的被单了但是……呜呜呜呜一定被讨厌了呜呜呜……
切国发现主上正在有一下没一下的哭泣之后,颤巍巍的靠了过来。“主……主上?”显然还是对刚才主上的表现有些胆怯。
“别过来啊啊啊!别看我啊啊啊!”审神者哭的一塌糊涂。
被吓到的山姥切国広只好乖乖转过身去,愣愣盯着墙壁发呆。
啊……总感觉哪里空荡荡的,好想把被单捡回来啊……不过这种时候做这种事感觉会被主上打……
身后的哭声渐渐平复下来,切国按捺住回头看一眼的欲望,出声道:“主……主上?”
此刻的审神者正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
切国同学规规矩矩的面对着墙面做着,低着头,一副在反省的样子,可怜兮兮的,就像……就像多年以前,那只她按在脚底下的兔子。
因为低着头,白皙的脖子也露了出来,看起来似乎非常美味。
啊啊啊啊好想咬下去,好想咬下去。
审神者慌忙捂住自己的嘴。獠牙似乎已经长了出来,有些酸痒,正等待着某只待宰的羔羊,可以一口咬下去。
即使看不到,审神者也觉得,此刻的自己眼睛一定是血红的。
咬一下应该也不会怎么样吧?就咬一下……
半天没有人回应,切国还是没有忍住,正准备回头看一眼的时候,一双手突然搭上他的肩膀。
猛的回过头,就感觉到,脸颊一片温润。
审神者的双眼就在自己双眼旁边,审神者的气息,喷薄在耳边,引起他的一阵战栗。
审神者……居然……在吻他?
审神者似乎也是被自己的举动震惊了,竟然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没有任何反应。
审神者的嘴唇还贴在他的脸上,气氛尴尬的有些诡异。
“主……”
“无路赛!闭嘴!”抓狂了一般把切国一把按倒在地上:“谁让你回头的啊!”
“主……”
“脱!”血液中弥漫着的躁动突然一股脑的涌了上来,审神者按着倒在地上的山姥切国広,突然不想在压抑。
“什……什么?”山姥切国広有些懵逼。被单已经被扯掉了,那么这个脱是指……
“碍事啊!”遮着锁骨的衬衣,绑着衬衣的领结,全部,全部都非常碍事。山姥切国広几乎被主上的粗暴动作弄断了气,好在审神者还有几丝理智尚存,冷静下来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解开他的衬衣,直到可以毫无遮挡的看到锁骨。
似乎因为刚才的挣扎微微有些薄汗,汗滴从脖子滑下,划过喉结,划过锁骨。好……好想比刚才更诱人了……
抬头看了一眼山姥切国広的表情,微红着脸看向一边,因为被压住动弹不得而有些懊恼,有有些害怕,似乎还很紧张。
“主上……像我这样的……真的可以吗?”
……又来了又来了!
“我这样的仿制品……”
一手狠狠拍在国広的脑袋边上,另一只手,探入他的额头,毫无保留的掀起了那一把她早就想掀起来的长长刘海。
碧蓝色的眼睛,像海水一般,闪着莹莹的光泽。
“明明是这么漂亮的眼睛,为什么要遮起来啊!”迟早剪了那把长的遮住眼睛的刘海。
“不……不要说我漂亮……”
“无路赛!”麻吉无路赛!
按住山姥切国広的双手,审神者盯着他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因为避开了动脉,所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她努力收起了尖牙,只是用普通的牙齿去咬的。
感觉咬起来似乎不太过瘾,审神者试着舔了一下,味道美好,于是吻了上去。
咦?
直到抬起头,审神者看到切国脖子边上似乎留下了什么暧昧的痕迹,神智突然回归。
保持着推倒与被推倒的姿势僵持了一会儿,切国同学已经是一副壮烈赴死的表情。
……
山姥切国広看着审神者的眼睛从红色变回了金色。
“听好了切国!”
“您……您刚才叫我什么?”
“听好了山姥切国広!以后禁止提仿制品三个字!你说一次我就咬你一口!听到没有!”虽然是个胡编的理由,但是切国同学似乎信了,吞了口口水,颤巍巍的点点头。
审神者强作镇定的点点头,起身,出门。
然后飞一般的跑了起来。
卧槽卧槽卧槽她都做了什么?印在切国脖子上那个红红的暧昧的草莓在她心中挥之不去。
但是总觉得……
突然清爽了呢!牙也不痒了!心也静下来来了!果然抑制野性的最好办法还是要咬切国!
审神者一本正经的对自己点了点头。
而此时的切国,正抱着自己的被单,心情复杂的摸着刚才被咬过的地方。
——————————————————
求切国同学心理阴影面积。
如此终于填上了点文的第二篇……并没有忘记真的……只是最近摸了太多图结果写文的时间被压缩了……
我会努力填的……(土下座)
最后求❤求评论~

评论
热度(56)
  1. 暗王圣域拾伍司(154) 转载了此文字

© 暗王圣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