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狼小亦_Alive_|山姥切狂热|\女孩子万岁/|为那份渺小的愿望而燃烧

关于

[腐向同人/米英]老米追妻一百招·第四招(上)

写在前面:

1.艾米丽出没,ooc慎

2.老米吐槽役有,被坑有

3.这次还是没办法一话完结,略显头重脚轻抱歉

                                ↓↓没问题的话请往下翻吧↓↓

 

2013/12/14

第四招:欲追妻先安内(上)

 

“做梦。”弗朗西斯短短两个字熄灭了阿尔眼中燃烧的斗志。“到底是谁让我从妹妹先下手的啊!”阿尔不服气。“那是哥哥我对于敌人的实力了解不够深刻!”弗朗西斯说着叹了口气,“我哪想到小淑女她兄控级别那么高……”

这不就是几乎等于给我插死旗了吗!阿尔内心咆哮着,不能对亚瑟明说,又不能从妹妹方开始攻略,己方几乎全灭,这在gal game里面已经BE预警了好吗!“好吧,既然从罗莎那里没办法取得进展,那本hero干脆换一种方式好了!”阿尔拍桌而起,“Hero是绝对不会被(绝对领域)插死旗的!”说完就对弗朗西斯道别,转身跑走了。

弗朗西斯端起茶杯感叹道:“年轻真好啊。”

 

“好啦罗莎,有什么事就说吧。”亚瑟被罗莎一路扯回学生会办公室。他这一路不断承受着妹妹的低气压,着实觉得背后冒冷汗,这要是再不安慰一下罗莎,估计以后就要活在所有单身男同胞的仇恨以及妹妹的暗黑气场中了。

罗莎这才正视自己的哥哥。由于实在是没能控制住情绪,她这一抬眼反倒把亚瑟吓得不轻。“那·个·男·生·是·谁。”罗莎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啊,你是说阿尔弗雷德?”——罗莎身边的气压更低了——“那个男生帮过我两次,看起来是个很有活力的善良的人。”亚瑟说道,“罗莎,你不喜欢他?”

罗莎不语。她在脑海中搜索着阿尔弗雷德这个名字,因为实在是太耳熟了——“啊哈,那个因为在走廊吃垃圾食品而导致每个月都会受到处罚的笨蛋吗?”她想起了这个近一年来频繁出现在扣分表格中的名字。不过就是一个白痴,居然能获得亚瑟的好感?

“我才不会喜欢这样的白痴。”罗莎给出确切的答案。

 

“哈嚏——!”阿尔打的喷嚏之大差点让他把手机给摔了,他擤擤鼻子,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冒了,“Hero没道理被亚瑟传染啊。”他甩甩头,开始给自己的姐姐大人摁邮件。

阿尔在跑回来的路上已经做好了打算。既然从罗莎那边没办法入手,那就先扩大自己的力量。他之前想得过于乐观,即使亚瑟认可他的性向,可那之后该怎么做呢?坦白来讲自己从未想过追亚瑟的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情况,包括亚瑟的性向是后来从弗朗西斯那里得到确切的答案,从未没想过如果他不是gay,或是极度厌恶这样的人该怎么办。况且他也并不清楚自己到底对于亚瑟喜欢到什么地步——如果追到手才发现对他只是亲密哥们间的感情,那就糟糕了。

他必须要清楚自己的感情才行,必须要在自己身边安插一个强有力的后盾,这样才好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弗朗西斯虽然是个很有帮助的军师,但是毕竟他不了解阿尔的全部。这个时候,阿尔的姐姐——艾米丽·琼斯无疑是最合适的对象。

“亲爱的姐姐,如果你今天晚上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去M记吃饭吧:D。”阿尔没有选择抛直球。虽然自己的姐姐是个挺善解人意的姑娘,但他拿不准她听到这个消息是否会直接拿棒球棍抽他。这样看来,先用姐弟两人都十分钟爱的蓝蓝路作为缓冲剂是相当明智的选择。

“啊哈这可是你小子第一次邀请你姐我吃饭,哪怕再忙也会去啊XD。”艾米丽回复邮件的速度相当快,这给了阿尔相当大的信心——精力充沛且略有些粗线条的姐姐应该不会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把吃了一半的蓝蓝路扣在自己的眼镜上。“啊真是太好了!下午6点请在我们学校门口的M记等我!”

阿尔怀着激动的心情以及干劲,在这样的状态下,午休时间和下午杂七杂八的课程很快就过去了。阿尔摸摸了口袋,钱包以及手机都装进去了,于是便迈开轻快的步伐走出了学校。

 

走进M记,一个汉堡盒子堆满桌子却不见人的座位最为显眼。阿尔环顾四周,发现三三两两前来就餐的人中并没有自己的姐姐。好吧,这下那个最显眼的座位肯定是艾米丽的了。“让女士……呼噜……苦等超过5分钟的人唔唔……绝对没办法……吸溜……成为英雄。”阿尔刚坐下,盒子下面就传来自家姐姐闷闷的声音。

“说什么傻话!你被埋在汉堡盒子里谁能看得见啊!光是找你就得花上不少时间好吗!”不过考虑到自家姐姐有轻微的暴力倾向,阿尔只好把这句话憋在肚子里。“这回是我错了,姐……你这次的饭钱我给报销成吗?”“好的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艾米丽咽下口中的汉堡飞快地说。“——老姐感情您就等着这句话是吗!”阿尔内心咆哮,“连说句客套话推脱一下都不乐意吗!”他开始在内心计算未来一个月每天的伙食费要扣除多少才能付得起这次的饭钱。

“我下属中有一个中/国姑娘,她说她的国家有一句话叫做无利不起早。”艾米丽停下了咀嚼,眼睛直直望着几百年都懒得跟自己出来吃饭的弟弟,“我觉得这话说的没错,你这回八成是为了什么事情才来找本hero的。”

“……姐,你带你用来防身的那根球棒了吗?”阿尔小心翼翼地试探。“Hero是出来吃饭的啊拿球棒干什么?”艾米丽好奇。“那你的包外壳硬不硬?沉不沉?”“……我没带包,包括钱包。”——也就是说你一开始就打算让我结账了是吗!腹谤完毕,阿尔还不放心,继续问道:“那你有想打我的冲动吗?”“如果你再追问这种没意思的问题,我就有这种冲动了。”艾米丽突然觉得今天自己的弟弟相当反常,十分有必要敲一下让他恢复平时的状态。

“那我接下来说的事情相当劲爆,可能会毁了您的三观,您觉得您还把持得住吗?”阿尔赶快往主题上偏。再不切入主题艾米丽肯定会爆打他,连武器都不需要。这事艾米丽干得出来。“我觉得我的定力一直挺好,你说吧。”艾米丽一脸无所谓。(“——骗人!你要是定力好的话干嘛不等我出现了再开吃啊!”阿尔觉得最近自己似乎被开发出了吐槽的技能。)

“你觉得你的亲弟弟,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你再不说到底是什么事情的话,那么他就是个白痴。”艾米丽这回是真的感到烦了。再啰啰嗦嗦汉堡就要凉透啦好吗!你听得到汉堡的恸哭吗!(对不起姐姐,我想谁都听不到的。作者语。)

“啊,这样的话……”阿尔搔搔头皮,“我觉得我可能喜欢上一个人了……”艾米丽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他,道:“天啊小阿尔你居然谈恋爱了?!到底是哪家的姑娘这么不长眼就看上你了呢!”——你说话客气点会死吗老姐?!你弟我有那么差劲吗?!阿尔觉得反倒是自己快把持不住,十分想要吐槽了。但出于接下来要宣布的信息可能会让自己见了血光的考虑,阿尔还是忍住了吐槽的欲(傲娇命)望。

深吸一口气后,阿尔认命般一字一顿地说:“我喜欢的人,是一个和我性别相同的,纯爷们。”

 

评论(6)
热度(6)

© 暗王圣域 | Powered by LOFTER